快捷搜索:

[想象抒情]陈柳伊:月出皎兮 诗词僚兮

自贡市解放路中学初二9班:陈柳伊    指示师长教师:袁洁

玉兔打翻了墨瓶,黑夜像迅速漫延的墨汁,浸润开来。中秋佳节,明月圆得出奇,如若神明,让我在圆月的幻梦里畅游……

今月照前人

袅袅浮云在明月前盘桓,时而积聚如墨团,时而飘浮如薄丝……

忽而,那明月前的浮云好像彷佛高举金樽的李白,一手“举杯邀明月”,一手藏腰后,垂下长长的袖帘。猛然,我仿佛超出历史长河,遥见李白独坐幽院,寒蝉楚切,倍感痛苦。他遥想昔时,游历祖国江山,慷慨高歌“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彼苍揽明月”!可追忆往昔,“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的才情诗意均悄然默默藏匿在黑夜中——真是英雄末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这位多情的才子也只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倏然,书生望着金樽中的明月,“明月,明月,尔懂吾乎?”一时,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面对明月,纵然宦海掉意又何妨,与这位孤独的知音相诉衷肠,结情相邈云汉。书生大年夜笔一挥,“人生自得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生成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在盛唐,明月曾赐赉一颗掉意的心在抱负与现实的伟大年夜落差中从新振作的气力……

忽而,那明月前的浮云似“无言独上西楼”的李煜,望明月如钩,再望院内寥寂的梧桐,升腾起“旧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的忧闷。

在五代十国,明月是战乱中的神明,消弭悔恨和忧闷。

忽而,那明月前的浮云又似欲乘风归去的东坡,转过朱血色的楼阁,月光悄然默默洒在雕花的窗户。望着明月,东坡自然是无法入睡的,他悄悄谛视着,感叹变幻无常的玉轮何时圆何时缺?一时神往,缅怀起相隔千里的同胞兄弟苏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何时能与亲人团圆?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又怎样如何?只得把传神的情思寄予清澈的明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剪赓续理还乱的思亲情也只好寄予在无言的明月中,宋时的明月曾是有情人的劝慰,相思者的化身。

自古以来,千切切万文人诗人寄情于明月,他们或欣然,或忧闷,或悲愤,或开朗。此时,它已不是小儿呼作的白玉盘,它已成为中原子孙心中一种情思,一份温暖,一位文化的衍生者……

明月照今人

从一场历史文化的盛梦醒来,四周是古镇的小屋,白漆脱落,露出朱红的砖色……

五千年更朝换代,但历史也有不变的节点,就似乎每年八月十五百年不变的赏月,就似乎代代相传的玉兔捣药、嫦娥奔月的传说,文化总有切切种要领被纪录和传承。

还记得《穆斯林的葬礼》中,让韩月牙颤动的楚雁潮十一字的电报“海上生明月,天际共此时——楚”,月落时“雁归无意偶尔,潮来有序,唯独明月不再升起。”,就是楚雁潮心坎最真实的写照。而王菲温婉的歌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更因此脍炙人口的韵律歌唱着诗词文化的博大年夜博识。

古如斯,今亦如斯,明月见证着千古年间中华诗情,见证着中华文化的传承与迸发。明月在天空中,在文化中,在中华夷易近族的文化精髓中……

月出皎兮,明澄的月光溢满眼中;诗词僚兮,博识的文化浸润心中。嫡,吾将高低求索,让诗词之月更圆,更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